新闻动态

徽州研学上篇 | 亦是修炼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 2020-02-07

    研学,出来看世面,乃是修炼。修学识,不是记忆生涩的名词,是增加储备,增加底气。修风骨,添文人静气,养审美意识。修眼界,大气沉稳的人文底蕴细而无声,开阔了学子的眼光。

    研学不仅研究学习。常常觉得要怕:怕这世上太多风云人物、怕太多辉煌历史、怕太多如徽州的地图一隅赶不及去看、去懂。怕一生太短,怕研学之路太长。

    但也保留学生的勇——先走出去看看,这一站,我们到徽州。“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的徽州。

           ——高一(7)班张逸

    2020年1月10日 下午

    结束期末的最后一场考试,60位控江学子一人携一包一箱,先行大巴,辗转高铁。一月初,依旧是寒气逼人的,于是有些匆忙地、有些局促地,我们在冷雨中撞进了一段至美文化。

只看一些学子仍穿着校服,在高铁上翻找徽州的资料。看得大致时,便心生敬畏——那是一段历史,一段传奇的化石和承载,亦是文化的生生不息。不得不仰视,更是看到一毫一末的地方,更有奇妙之感。

  

    在查找资料的过程中,也是一种知识的链接:历史中的程朱,诞生于此的国家领导人,山区的气候对江南文化的影响,安江与京杭大运河......未到做课题的地步,但这些曾相识的知识就吸引着我们往深探求。

    千岛湖过去,在高铁上掀开窗帘,入眼已是青山薄烟,雨汽朦胧。想来无数诗句写这山,那无数诗句都配得上配得好配得恰如其分。

image.png

    下高铁,才觉得冷,气温低得不多,但晚来风急。车站人头攒动,正是春运的先驱队伍。

    上海到徽州一路,媒体组全忙得脚不沾地。一手提包一手单反,火车站前立三脚架,镜头上雨滴作前期滤镜,这是摄影。膝盖上码字赶工,手机电脑头脑一并发热,这是文编。是风风火火,且学且行,并热爱和工作于一体,痛且快乐。

    欢欢喜喜吃了晚饭,到酒店随意放了行李,便赶上会议室上文化导读课《初始徽文化》。坐满一间会议室,台上一位老师站定,一个半小时的课程使我们受益匪浅。这与自己搜寻资料的体会大不一样。我们感受到了切实的、自信的文化,随着老师抛出一个个名人典故,我们发现,徽州离我们其实很近。课堂上,同学们听到有价值的地方就做笔记记录下来,与校园课堂的认真神情无二。

文化导读课《初识徽州文化》

    2020年1月11日

    第二天,我们7:30踏上旅程。清早烟雨朦胧,让人想到一句:“雨落在了徽州,才算落对了地方。”而我们徽州之行的初体验,就在雨水混着书卷气中开始了。

    向胡氏宗祠进发的一路,我们两辆大巴车上开始了同学们第一次自我展示。

    一号车的吴业丰同学从各个方面介绍了徽州绩溪胡氏的历史故事,让同学们领会到胡氏兴盛的缘由。

    在泰州的胡沇(yǎn)源一脉,为什么能够生意兴隆、人才辈出,就在于虽然家族从商,却仍坚持要把子女送去受教育,做商人也要“亦儒亦商”。

 ——高二(11)班吴业丰

    刘士平和陈弈天从两个角度介绍胡宗宪个人的事迹和他制定抗倭的阵法和兵法。

    《希腊神话》中作者将神赋予了人性的设定,正是因为人无完人,人皆是有瑕疵的。因此我们看待胡宗宪的蒙冤而死,是政治斗争下的结果,但却也是自己埋下的祸根。——高二(3)班 刘士平

    但我们不可否认的就是他是一位英雄功臣,是他带领戚家军抗击的倭寇,是他,在中国领土上,第一次划到钓鱼岛的疆域,这些是我们应该去继续了解的——高二(3)班 陈弈天

    汪阳同学就祠堂文化做了深入浅出的演讲。

    祠堂兴盛于过去封建社会的礼制时代,而如今,祠堂所代表的文化挣脱历史尘烟,将全貌在陌生的时代展现,影响现人思想,愿在将来,祠堂文化得以传承,流传千世。

    ——高二(11)班汪阳

    同时二号车的演讲也是如火如荼地开展。首先是盛雨洁同学。从明经胡到胡适之母,绘声绘色地为我们介绍了胡氏的起源及发展。

    母亲给胡适创造的环境使得他养成了这样的性格。但是不可否认,冯顺弟这个徽州女人是坚强的,是值得尊敬的。她用隐忍守住了失去丈夫的悲苦,将胡适抚养长大,培养成才。——高一(2)班盛雨洁

    之后演讲的同学是陈薇亦和华清扬。她们共同合作,将众多胡氏中的一个——胡宗宪,以及他传奇而又饱受争议的一生展示在我们面前。

    宗宪“气节小贬”而能立大功于外, 既比一味依附高洁, 也比明哲保身负责, 更避免了无畏的牺牲。他并非泯灭了理想,而只是以另一种方式——一种看上去平庸且苟且的方式,一点一点构建心中的理想国。——高一(11)班 陈薇亦 华清扬


    一路听着,不知不觉到了第一个目的地:绩溪县瀛洲乡大坑口村。

    奕世尚书坊

    下车便见群山环绕,细雨中,白墙灰瓦,飘着白乎乎的仙气儿。迈过门槛,沿着浅溪石岸一路走到牌坊。十全十美桥边,杨清源同学为我们分析了牌坊上的石刻图案蕴含的深刻含义与历史背景。

    右次间,上图《龙驹凤雏》,这里以麒麟代龙驹,以喻其小,凤雏,是小凤,皆譬喻英俊少年。这副图寓含一句成语“凤毛麟角”,譬喻胡富、胡宗宪是稀有的人才。——高一(1)班 杨清源

    从牌坊到对岸的胡氏宗祠需得过一座“十全十美桥”。它由两组5个石块并接建造而成,与牌坊是一同建的。

    宗祠内王婧、马芷青、林宜、叶凯欣四位同学展示了他们悉心准备过后的成果,用引导的语言让我们深层体会到宗祠设计的精妙。

    作为宗族权力象征, 不同类型有不同规制。绩溪龙川胡氏宗祠的选址,充分体现了风水观念的要求:祠左有流水,达江海,谓之青龙;右有长道,呈府贵,谓之白虎;前有宅池,以聚气,谓之朱雀;后有丘陵,根基坚固,能依靠,谓之玄武。——高一(3)班 马芷青高二(1)班王婧


    说起“荷”,大家难免会想到它的谐音“和”和那著名的“和文化”。“和文化”代表的是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儒家思想。我前面所说的分别代表了对宗族小家的期望和对社稷大家的期望,而儒家思想便就是“我全都要”——高一(1)班 林宜

    走完宗祠我们不难发现,宗祠内的木雕几乎全都是对子孙后代的期冀和家族世界观价值观的灌溉。雕刻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在家族内也成为了一种信息与理念的载体。这种潜移默化的教育培养出了胡氏家族的代代英才。——高一(6)班 叶凯欣


    大坑口村里的狗很活泼,总是跟着我们的摄像。


    作别宗祠,享用完午餐,一行70人来到歙县胡开文墨厂。还未窥得真面貌,浓重的墨香已让人禁不住皱眉头。在二楼的描金车间女师傅手把手带领我们为半成品墨锭描上金银二色的花纹。

我们完成的远不如师傅们做的好,却花费成倍的时间。这也让我们对师傅们数十年如一日的活儿更佩服了,所谓“一生做好一件事”。

    绘墨的学生们和精致的墨

    孙元光、龚睿洋、仲梓扬、朱音在车上已经为我们介绍的徽墨历史和它的制作工艺,带着这样的信息走进了制作徽墨的车间。

到了宋元时期,人们在墨中加入药材,制成药墨,其工艺价值也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到了明代中期,徽州更是到了无人不学墨的地步。到了清代,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徽墨更是迎来了它的销售狂潮。

——高二(7)班孙元光

    起源于唐,兴盛于重文之宋,在各种文化碰撞的当代却面临危机。经过基础的八大工序,松烟、桐油烟、胶一同加工成为成型墨锭,在时光氤氲下沉淀下来了,而对工艺高精准度要求和体力、细心程度要求的赞叹在当天参观制作时更直观而猛烈。

——高二(8)班龚睿洋 

    其实我个人认为,墨厂200多年的历史,墨厂的更好发展其实是在三中全会后,随着经济建设的不断发展,人们的文化生活也日渐丰富,各级书画团体纷纷成立,各种书画展览、书画竞赛的数量不断增长,笔墨纸砚的需求量也迅速增加,自然有力地促进了徽墨的生产。——高一(3)班 仲梓扬

    举休宁墨来说,它绚丽精致、多套墨、集锦墨,听听名字就知道了,什么“紫金光聚”“梅花妙品”,主题多为自然风景、名景名胜。有譬如说婺源墨,过去其中若是纹上“双角龙”“戏虎”,便是供给皇上的御墨。——高一(10)班 朱音

墨厂

    令人惊讶的是,拥有如此繁复的工序的制墨,竟不是流水线作业。只见车间的每一位师傅,都对各个步骤烂熟于心。


    棠樾牌坊群

    车程漫长,王昱茜、袁静怡、徐含笑和汪新月、雷心恬、黄依婷两个小组为两辆车上的同学们从“忠孝节义”四种分别讲解了棠樾牌坊的有关知识。


    “由于秉性亢直,鲍象贤多次遭到奸臣的中伤,政治生涯几起几落。但他一直抱持“官不择位”的思想,廉智自持,不计个人毁誉得失,一如既往地效忠社稷,在死后才被追赠加封为工部尚书。”——高一(12)班 黄依婷

    “品读这样的牌坊群,我们仿佛是在翻看一个家族辉煌而又沉重的家谱。还有丞相状元坊,还有同胞翰林坊,还有徽州最小的双孝节坊。一次又一次,我们还与贞节牌坊相遇,与程朱阙里的“三纲五常”相遇, 仿佛听到了滴落在岁月深处的一声叹息。”——高一(5)班 汪新月

    立牌坊,是家族的荣耀。在当今的人看来也是羡慕与钦佩的对象。而在我看来,其实在家族光辉的背后,是一个只知道将快乐藏在心里的女子。她失去了重新追求幸福的权利,一个人孤单地度过接下来的三十多年,并挑起了她和她丈夫的重担。——高一(9)班 袁静怡

牌坊所题文字一方面宣扬当时的道德伦理纲常和封建统治思想,另一方面也客观反应了了当时人们的价值观念和思想追求。——高一(7)班 王昱茜

    可以说,每一处牌坊下,不是埋葬了一个活泼泼的生命,至少也埋葬了一个徽州女人数十年的青春。一座牌坊,一个凄凉的故事,诉说着她们内心深处的那不被人知晓的伤痛和无奈......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高一(5)班 雷心恬

    义举可以普及到整个周边环境,周边社会,大到捐钱捐粮,赈灾,修水利工程,小到募捐,义卖,无论哪种举措,都是义字的体现,或许未必树立牌坊,千古流传,却是我们个人修养的体现,是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高一(9)班 徐含笑


    剩下的时间交与周睿、吴珮毓,王昕纭、张嘉闻两组介绍徽派美食。他们细致的语言与图片与描述齐下的形式让我们听得口舌生津,恨不能立即大快朵颐,一品究竟。

    说着说着就到了棠樾村。周睿、吴珮毓,王昕纭、张嘉闻在村里的女祠为我们讲解了女祠的文化和女祠内的砖刻。

    “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清懿堂’三字巨匾,高挂在大厅照壁正中,旁边还有一块‘贞孝两全’的横匾,是当代名人曾国藩所书。女祠以‘清懿’为名,取的是‘清白贞洁,德行美好’之意。” ——高一(9)班 周睿 


    在这中间的这幅,有人猜得出这是什么动物吗——这其实是一头小羊低身匍匐在妈妈的身下,它的其实是通过小羊的肢体语言,形象地诠释了 “跪拜母恩”,体现了徽州妇女哺育子女的辛劳和伟大,更是在教化后人“百善孝为先”。——高一(9)班 吴珮毓

    “沿江风味盛行于芜湖、安庆及巢湖地区,以烹调河鲜、家禽见长,讲究刀功,注重形色,善于以糖调味,擅长烧、炖、蒸和烟熏技艺,其菜肴具有清爽、酥嫩、鲜醇的特色。”——高一(3)班 王昕纭

    但是,对于女性来说,这座女性宗祠堂意味着什么?于她们来说,那是一个精神标杆,它的建立会给她们传递一个什么思想?她们也许会想:我付出这么多,是我的责任,是理所当然的,我应当向那些对宗族做出重大贡献的女性学习,为家庭付出的更多。——高一(12)班 张嘉闻

    沿着村中道路走向村外,一直走到明清时用的官道。七座牌坊跨立在官道上,整齐气派。我们一面听着讲解,一面不时地与身边伙伴交流。离开村子,一听晚上有臭鳜鱼,大家都非常期待用美食犒劳奔波了一天的自己。晚餐一如既往地,很丰盛。同学们对臭鳜鱼也是赞不绝口。

    徽州名菜臭鳜鱼,闻着臭不可闻,吃入嘴中却鲜香爽滑。其实人与事也是如此,有些人其貌不扬,有些事十分棘手,但只要用心去感受、接受,你也许会发现那些人其实有着有趣的灵魂,那些事其实引人入 胜。——高一(10)班 余昌蔚

    行走在徽州,如同行走在一个烟水似画的梦里。但是与过去走马观花地“梦游”不同的是,那些人那些景在同学眼中正在逐渐立体:看着木雕的荷花,他们就看到了蕴含在“荷”中的 “和”文化;看着墨锭惊人的高价,他们就看到了背后无数道工艺的极致和价值;看着看似普通的一座座贞节牌坊,他们就看到了背后无数徽州女人充满伤痛和无奈的、被埋葬的青春。

    行走的第一天已经接近尾声,夜色降至,念想渐明,且行且思,且思且行,精彩纷呈的第二天即将到来,希望同学们会通过旅途,收获更多,看到更多。

——高一(10)班朱音


金沙澳门官网
Baidu
sogou